<span id="fx559"><video id="fx559"></video></span> <span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
<th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<th id="fx559"></th>
<progress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<progress id="fx559"></progress>
<span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<th id="fx559"></th>

左跟腱斷裂,漫漫康復路

2021年12月21日,農歷冬至,這天下午趁著微風不燥陽光正好,和朋友如約而至鎮中學球場,簡單投了幾個籃,湊夠4對4就開場了。

2021年12月21日,農歷冬至,這天下午趁著微風不燥陽光正好,和朋友如約而至鎮中學球場,簡單投了幾個籃,湊夠4對4就開場了。打了幾分鐘,一次搶到籃板,準備啟動,突然腳后跟感覺被人踩了一下,似乎伴有“嘭”的一聲,左腿提不起來了,一起打球的體育老師示意把鞋脫了,一摸跟腱處,說壞了,跟腱斷了。讓趕緊去醫院做核磁。到了鎮醫院外科醫生一摸,結論也是跟腱斷裂,讓趕緊去市里醫院或縣院,越快越好。

猶豫片刻,決定還是去鹽城附醫,回家拿證件和生活物品,回到家脫下籃球鞋,換上拖鞋,還帶了一雙跑步鞋,打算出院時穿。完全沒有想到,這個冬至簡直就是人生的至暗時刻。

在路上請姨夫聯系了他在附醫工作的表兄,讓掛急診。到了醫院急診值班的是外科醫生,再聯系骨科醫生,簡單摸了一下跟腱,讓提踵,無法完成。做了核酸檢測,辦理好住院手續,以為馬上就會進行手術。直到護士過來給輸液消炎,才知道還有術前檢查,知道今天是做不了手術了。遂讓姨夫和朋友先回家。輸液結束,心想今天趕不上手術,明天肯定會手術的。于是洗了個澡,沒有吃東西,等待明天手術。

2021年12月22日,上午醫生查房詢問了細節后,繼續等待手術通知,因為我以為我是急診,就可以直接檢查然后手術。結果等來的是護士通知換病房,解釋這是急診的臨時病房,入院手術辦好都要換病房。病床剛推出來,醫生遞來核磁和彩超檢查通知單,說趕緊去排隊預約,什么時候排上什么時候排手術。核磁正常排隊至少要兩天以后,這如何是好。姨夫趕緊找老表,好不容易插到隊,彩超十點半、核磁十二點半。

跟同病房的阿姨借了輪椅,完成了兩項檢查。醫生通知說明天第三臺手術,大約12點左右。期間先后護士來囑咐晚上10點后禁食,12點后不要喝水。麻醉師解釋麻醉事項。醫生讓簽字。

正式進入等待手術的時刻,又進入知乎,翻看跟腱斷裂的相關帖子,幾乎所有的信息都翻了一遍,越看心里越沒底。

索性退出知乎,試圖回避??尚睦镞€是七上八下的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2021年12月23日,今天天氣依然不錯,可心里一直忐忑不安。還是打開知乎,可越看越亂。昨晚簡單就著礦泉水吃了幾塊面包后,就再沒有進水了??梢簧衔邕€是去了幾趟廁所。到了中午12點,第一臺手術還沒有結束。等待手術的過程,說的不好聽就像上戰場一樣,太煎熬了。醫生說的手術方案也回想不起來了。

到了下午4點終于通知做準備了,又上了廁所后,躺上手術運輸推車,到了手術室,接上心電圖導線、血壓測量儀、氧氣罩。讓雙手抱膝呈側臥位打麻醉,脊椎下半身半麻,那個消毒酒精腰椎和屁股擦的賊涼賊涼,不寒而栗。摘掉氧氣面罩。注射麻藥那叫一個酸脹,躲也無處可躲退也無處可退,稍一動彈,就是遭到醫生嚴厲呵斥。也不知道推了幾針,麻醉注射完成,過了幾分鐘,讓抬腳,還可以抬腳,遂又繼續等了幾分鐘,幾人合力弄到手術臺,讓摸會陰,說要趴兩個小時,JJ要懸空,不然麻醉無意識后,可能會壓壞,壓壞不賠。叫自己對自己負責。開始左下肢消毒,大腿綁止血帶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下的第一刀,聽到金屬器械的碰撞聲,心里反而放松了下來。兩個年輕人一邊手術,一邊言語調戲護士。主任在旁邊也不說什么。名義上主刀是主任,其實主任是在手術進行了好一會兒才進來,看看兩個年輕人,又對我說,以后是不能打球了,跑跳類的動作都要盡量避免。主任也許是看累了,就坐到一邊了,直到切口縫合完成,護士說一小時零七分,主任說等石膏綁好再算時間。期間對兩個年輕人綁石膏的角度不滿意而親自上場。從推進手術室麻醉算起,歷經兩個多小時,終于完成手術。

推回病房,艱難挪到床上,下半身毫無知覺,但是可以抬腿,整個下半身木木,拔腿上的體毛也沒有痛覺。鄰床的女病人是第二臺手術,正在痛的嗷嗷叫。問我什么感覺,我說沒感覺,人家還好生羨慕呢,說到底年輕啊。本來已經睡著了,哪成想,被護士輸液弄醒,大概一個多小時后,整個左腿,越來越難受,感覺石膏裹得太緊了,尤其是腳踝兩側,酸痛感強烈。翻來覆去一夜沒有睡好。不管哪種姿勢都是酸、腫脹感。似乎每時每刻都在提醒你跟腱斷了。夜里2點所有的水輸結束。很有尿意,拿了尿壺,就是尿不出來,直到下床,好不容易才尿出來。

2021年12月24日,手術后第一天,昨晚天氣已開始變天了,今天一早狂風大作,可是絲毫沒有吹散我的酸痛感,主任來查房,反映石膏太緊了。主任說腳踝處刻意裹得比較薄,但還是用記號筆把腳踝部分畫出來,說等會有人來切開。等真用角磨機切開裹著腳踝的石膏,才發現酸痛感依舊,才發現根本就不是石膏裹得太緊,而似乎是刀口放射狀酸痛。

疼痛沒有緩解,護士說有藥栓塞肛門。這些措施都沒有考慮,直接左腿平舉開始康復鍛煉,我始終認為止痛藥對身體不友好,在可忍受的范圍內,少用或不用止痛藥。不知道一覺醒來,明天疼痛會不會減輕。

2021年12月25日,術后第二天,第一次換藥,看到了手術刀口。感嘆普通人對手術方案沒有多少發言權,更沒有選擇的余地,到了醫院,一切就交給了醫生。醫生肯定也是從他的專業出發,結合治療習慣,采用最優的手術方案。

取出了導流棉條,整條腿的疼痛感似乎減輕了不少。不知道夜里還會不會像上一夜那樣脹痛。

2021年12月26日,術后第三天。真是邪門了,到了夜晚脹痛感就加劇,天亮了,似乎又沒那么疼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白天環境因素分散了注意力。今天的用藥和昨天一樣,只是缺了一袋據說止痛的。

2021年12月27日,術后第四天。今天二次換藥,說是換藥,也就是用酒精擦拭刀口,再用新紗布敷上。今天輸液也減少兩袋,只有5袋。

2021年12月28日,術后第五天。早上上廁所,絆了一下,無意識左腳墊地,瞬間感覺刀口撐的很疼,這一天似乎都有點感覺,明天得向醫生反映一下。今天輸液又減量了,一共3袋。

2021年12月29日,術后第六天。昨晚上廁所,剛離開床,護士來查房。噼里啪啦一通訓斥,乖乖回到床上。護士一走,該上廁所還是上廁所。沒想到剛躺下,那護士又殺了個回馬槍??次姨芍?,沒有說什么,就說如果再看到我下地就報告給主任,主任最討厭腿部手術的病人擅自下地,只要知道你下地,立馬叫你出院。好險

今天輸液用藥量跟昨天一樣也是三袋。同一天手術的鄰床病人出院了。

2021年12月30日,術后第七天。準備明天出院,今天的用藥量跟昨天一樣。

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

相關問題

0 條評論

請先 登錄 后評論
Charon
Charon

9 篇文章

作家榜 ?

  1. admin 13 文章
  2. Charon 9 文章
  3. 在水一方 7 文章
  4. bear 7 文章
  5. F.D.S 7 文章
  6. 小鬧心°Forever 7 文章
  7. Sayyear 6 文章
  8. 點滴的幸福 4 文章
女人与公狍交,亚洲熟女精品中文字幕,日本上司真织田子在线观看
<span id="fx559"><video id="fx559"></video></span> <span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
<th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<th id="fx559"></th>
<progress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<progress id="fx559"></progress>
<span id="fx559"><noframes id="fx559"><th id="fx559"></th>